产品信息
PWL-D型同步电动机微机励磁...
PWL型微机励磁控制器
PWL-1型微机励磁调节装置
PWL-2W型微机励磁调节装置
PWL-2Z型微机励磁调节装置
PWL-3型微机励磁调节装置
新闻中心
自立自强,战略支撑,创新时代
 
科技自立自强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战略支撑。省委经济工作会议就“十四五”开局之年科技创新工作作出系统部署。做好新一年经济工作,就要强化科技创新引领作用,以更大力度激发科技创新活力,筑牢科技自立自强战略支撑,推动科技强省建设不断迈上新台阶。

2020年已经过去,回首往昔,中国科技在这一年里取得重大成就和突破,嫦娥五号登月取土、奋斗者号深潜器坐底万米马里亚纳海沟,九章量子计算机研制成功,环流器二号可控核聚变实验装置取得突破。

第一个提出“知识产权”这一名词的是法国学者Carpzov。

科技分为科学和技术,两者评判方法大有不同。科学创新的主要表现形式是学术论文,在国际知名学术期刊上发表的论文数量以及被引用量是反映国家科学研究水平的重要指标。现在国际公认的衡量标准叫做自然指数,是自然杂志挑选了82本全球一流的期刊,统计国家和机构在这些期刊上发表的论文及其影响力。

2020年9月,在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管理课堂上,作为特聘教师,笔者别出心裁地用CARPZOV的每一个首字母串联起来,形象地解释知识产权管理的要义:C-creation、A-administration、R-run、P-protection、Z-zigzag、O-from zero和V-victory。笔者把这个套以CARPZOV串联知识产权管理要义的逻辑,命名为“齐大圣知识产权管理要义”。

为了公平起见还根据学科门类设置了加权系数。例如某领域的论文数量过多,就给这个领域的每篇论文呈一个较低的系数。根据自然指数,目前美国排名第一,中国稳居全球第二,与第三、第四名的德国和英国正在拉开距离。有网友质疑中国写的论文数量虽多,但质量差、引用率低。以前的确是这样,但近年来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中国的论文的被引用数也排名世界第二,中国的科学研究位于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名,这已经是全球公认的。

科技引领未来,创新决定发展。能不能引领未来、实现高质量发展,关键看科技创新,看科技创新的能力和水平。近年来,我们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嘱托,以建设创新型省份为统领,着力完善创新政策体系,加速聚集创新人才,培育壮大创新产业,不断优化创新生态,科技创新取得重大成果。
中国的知识产权管理是舶来品,要一切从零(Zero)开始,知识产权管理的道路曲折艰辛(Zigzag),通过知识产权的“获取”(Creation)、“管理”(Management/Administration)、“运营”(Run)以及“保护”(Protection)四位一体的合理手段,最终目的是宏观上的国家创新驱动、中观上的行业创新发展和微观上的企业持久创新,也就是科技创新走向胜利(Victory),为国家、行业和企业带来巨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2008年,国务院颁布的《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明确提出,到2020年,要把我国建设成为“知识产权创造、运用、保护和管理水平较高的国家”。今年是“纲要”颁布12周年,也是“纲要”提出的目标年。长期以来,中国企业存在重视知识产权保护,轻视知识产权管理;知识产权管理上的战术性被动应对多,战略性主动出击少。

中国汽车企业浙江吉利主要是靠连续性的国际并购获取竞争优势。全资收购沃尔沃汽车,成为戴姆勒奔驰第一大股东,收购马来西亚宝腾汽车,并间接拥有了莲花品牌,这种知识产权的“买买买”,符合西方的知识产权逻辑,理应受到尊重。而更多的中国科技企业,主要看自力更生的创新,形成技术优势,华为就是这方面的典型代表。吉利向左,华为向右。无论是“买来主义”,还是“自力更生”,都是战略知识产权管理的好路子。

当前,我省发展正处在转型升级的紧要关口,新旧动能转换任务依然艰巨,科技创新支撑高质量发展作用发挥不够,特别是科技和产业、科技和教育结合不够紧密,高层次创新人才缺乏等问题突出。可以说,推进新时代现代化强省建设,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实现高质量发展,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科技创新,都更加需要创新这个第一动力。

国际贸易摩擦可以解读的视角很多。从笔者知识产权律师的视角,中国和西方贸易摩擦的背后,本质上是科技战。中国和美国之间最本质的差距是科技差距。

再说技术,技术的衡量标准是PCT专利,PCT是专利合作条约的英文缩写,与一般的专利不同,这是可以用于交换授权的高质量技术专利。中国的PCT专利已经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日本和德国位于第三和第四。

我们看2018年到2020年这三年,中美十大市值上市公司的性质就会发现:美国的这十家公司基本都是高科技公司,而中国的十家公司基本都不是高科技公司,甚至还有全国人民喝出来的“茅台”。尽管2019年、2020年,趋势向好,中国的十大名单上增加了高科技公司。阿里巴巴和腾讯等进入了市值前十,但是与美国整体上的差距还十分巨大。

进入新发展阶段,党政主要领导干部不抓创新是失职,抓不好创新是不称职。抓科技创新,关键是营造良好创新生态。各级要坚定不移实施科教强省战略,深入推进产学研结合,激发科研机构、高校、企业、社会组织等一切创新主体活力,形成上中下游衔接、大中小企业协同的创新格局。

两年前,中国科学院曾对全球各国科技情况进行过统计性研究。结论是美国的科学和技术都是第一,中国与德国、英国、日本等处于第二梯队。经过这两年的努力,现在中国的科技已经开始与美国并驾齐驱共处于第一梯队,并与第二梯队的德国、英国、日本正在拉开距离。

笔者衷心希望越来越多的技术创新企业进入前十,这是中国创新驱动发展必由之路。中国的科创版使命光荣,期待2049年,中国十大市值企业,都能够是科技创新的“科创版标准”的企业。

少即是多(Less is more),体现了科技创新的知识产权逻辑。第一、能为人类进步作出巨大贡献的科技创新一定是少的。第二、中国大部分专利实用性不强,急功近利,为了申请而申请,专利泛滥成灾,后果严重。如果看专利的绝对数量值的国家排名,我们自己都要被专利申请量和专利保有量所代表的科技创新靠前的排名吓到。多就代表优秀吗?中国古代的科学很发达,为什么近代科学革命没有在中国发生(李约瑟难题)?中国古代的科学技术那么有成就,世界记住的也只有“四大发明”。极简主义告诉我们,精品一定是少数。少即是多。

很多人会说,我没感觉到国内的科技很厉害,还是西方国家强。有这种感觉并不奇怪,因为这有两个原因,第一是没出过国、见识少,很多人在国内骂手机资费高、网速慢,去欧美国家溜一圈回来以后就不再骂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中国的电信基础建设比欧美国家强,这样的情况不在少数,大多数人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对国外的判断全凭想象。

要完善科技创新体制机制,加大科技研发投入力度,培育重大创新平台,优化实验室体系,加快“卡脖子”领域技术攻关,提高自主可控技术比重。要更好发挥人才关键作用,围绕产业链创新链布局人才链,实施“英才汇聚”工程,创新育才引才用才制度,支持高水平大学和学科建设,培养造就一批高层次科技领军人才和创新团队,为加快高水平创新型省份建设注入强劲动力。

第二个原因是存量与增量的区别。科学论文和技术专利代表的是增量多,是未来发展的基础。而我们现在正享受到的科技成果来源于以前的存量,欧美发达国家的科技存量远远高于中国。科技发展更看重的是增量,因为增量代表着未来。

少即是多,或许是现代建筑史上最为经典的名言,是凡德罗(Van der Rohe)在担任包豪斯学院校长的时候提出来的。在科技创新领域,同样应该宣扬极简主义的精神。科技创新不是专利和商标简单的数量堆砌,就像建筑不是砖头和瓦块简单的堆砌一样。商标和专利的大量申请本身并没什么意义。要树立“科技成果只有转化才能真正实现创新价值、不转化是最大损失”的理念,积极践行科技创新的“产学研官用”融合发展,联动发展的新思路,这才是科技创新的知识产权逻辑。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的数字科技圈,数字经济规模从十三五支出的11万亿人民币,增长到2019年的36万亿,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超过了36%,对于整个GDP的贡献更是高达67.6%。网络购物、移动支付、直播带货,数字科技正在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有人认为这是把线下经济搬到了线上,然后造成线下人员的大量失业,这种说法非常错误。例如当年蒸汽机和火车的出现也使得众多马车夫失业,这不是拆东墙补西墙,而是整个社会生产力的进步,并带来了极大的社会财富。
 

版权所有:南京合凯电气自动化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址:www.njhekai.cn  苏ICP备0123456号-1
电话:025-83476590   传真:025-83705513   地址:南京市鼓楼区芦席营97号长江科技园二楼